频道栏目
位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职业职称 > 物流师 > 文章正文

危机继续 从身边感知

  • 更新时间:2010-03-05 09:59
  • 来源:国信成人教育
  • 整理:汪老师
  • 点击:
内容提要:
    周末,萧瑞在大众点评网上发现一家好评度很高的小龙虾店。她所在的汽车行业外企从2008年年底开始就没有再接到过新的订单,办公室里无所事事的员工们上班就是“偷菜”、逛天涯、下载打印优惠券。然而当萧瑞和朋友们兴致勃勃冲过去,看到的却是一条排队等位

周末,萧瑞在大众点评网上发现一家好评度很高的小龙虾店。她所在的汽车行业外企从2008年年底开始就没有再接到过新的订单,办公室里无所事事的员工们上班就是“偷菜”、逛天涯、下载打印优惠券。然而当萧瑞和朋友们兴致勃勃冲过去,看到的却是一条排队等位的长龙。尔后他们辗转到前面有着200多位等号顾客的川菜菜馆,最后吃上这顿晚饭,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这顿饭,差点让萧瑞觉得金融风暴已经远离她的生活,纯粹是财经人士们的专业烦恼了。但是当她周一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看到“宜家关闭成都、武汉、厦门三地的贸易办公室”,继之前沸沸扬扬的海航裁员、安永裁员,这已是第三家大公司……她回过神,金融风暴不仅没有远离,而且还切实地在身边蔓延

   危机继续从身边感知

  5月,在上海租房子的白领们发现,原本看好之后可以考虑几天再做决定的房子,现在突然走俏了,甚至一犹豫就被别人捷足先登;而准备买房的小夫妻,上个月还被中介一日三催,一夜之间看中的房子却落入别人手中;徐家汇、静安寺、人民广场,Shopping一族人山人海;到了周末,吃饭、K歌、看电影,样样要排队……一派欣欣向荣。

  股市里的妈妈们不再家长里短,每天带着针线去交易所织毛衣,她们重新开始专心致志看“红绿灯”,话题围绕哪个股评人讲得比较有道理;财经频道里,歇了一阵的各路经济专家又开始抛头露面、指点江山……金融危机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5月10日,克鲁格曼开始中国行。这位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在1996年曾预测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曾预测油价全球范围内上涨;2006年曾预测房地产市场不确定性增加;2008年则指出美国金融危机可能爆发。这一次,他一如既往表达对这次金融危机的悲观看法,甚至认为要出口到另一个星球上才能摆脱全球经济衰退。

  “克鲁格曼?不认识。”萧瑞直言,“金融风暴?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觉得没有过去。一定要问我依据,你看同事上班都在干什么就晓得了。没有忙碌的电话,部门之间也没有人来人往,办公室里一片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有键盘噼啪声,开心网上刚成熟的人参果2秒钟就被偷光。”

  上海的白领们没有克鲁格曼那样深厚的理论,他们的判断来自最切实的感知。没错,市中心的商圈繁华依旧,热门的餐馆等位队伍也不见短,新闻广播里又开始说房价上涨,那几张上蹿下跳的“熟面孔”已经迫不及待轮番说着美好预期。但这些兢兢业业、衣着光鲜的格子间一族们,仍然止不住怀疑——上午还在手上的公司报表总不见得说谎吧?公司已经没有新的订单也是铁板钉钉的,手机费不报销了,出差津贴减半了,打开网页,海航、安永、宜家,又有什么什么大公司裁员了……

  表象再美好,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单数字仍然自顾自下降,普通白领和克鲁格曼殊途同归得出结论:危机在身边,远未解决。  

  裁员新人的“无用之用”

  如果萧瑞还只是从新闻上感知金融风暴,那么徐敏就是身在其中了。
  徐敏就职于“四大”之一的安永,今天是第4年,已脱离了业界俗称“小朋友”的队伍,也刚刚从处于风口浪尖的“安永裁员门”中幸存下来。“去年年底、今年4月,安永有两拨比较大规模的裁员,应该这么说,是‘协议解除劳动关系’。”徐敏强调,“其他部门不知道,我们部门走了20%的人,但公司一直都不承认这是裁员。”

  这两次裁员“中标”的均是“S2”以上的资深审计人员,“甚至连经理级别都不能幸免。反而是刚进来的小朋友一个都没有‘挨刀’。”徐敏说,作为刚刚加入“S”级别的她侥幸逃过:“面上的裁员标准一是有没有过CPA,另一个是评分。”CPA全称“注册会计师”,是审计行业内的权威资质考试;评分则是在“四大”通行的对于员工能力的综合评估。

  在“四大”,第一年的普通员工常被称为SA1或“小朋友”,基本月薪为6000元左右;工作一年后,常被称为SA2,月薪7500元左右;资深员工则简称为“S1、S2、S3”。其中,S1基本月薪9000元~10000元;S2为15000元;S3为20000元;经理月薪30000元;高级经理基本月薪为50000元。而合伙人(Partner)赚得更多,最一般的合伙人每年收入100多万元。

  “明眼人都知道,裁资深的中层是最有效的成本节约方式。往年淡季忙起来的时候比现在的旺季都焦头烂额,可是现在,经济形势没有好转,很多IPO都暂停,我们大部分时间没什么事情做。”徐敏谈起正面临的困境,“被裁的有好几个助理经理,就是做着经理做的事情,但是因为没有过CPA而没有经理的头衔。这些人中很多其实是非常有能力的,所以整日忙于项目,根本没时间复习CPA,最后却成了被裁的理由。”

  徐敏根据自己部门的被裁人员推测,安永整体裁员数可能在30%~40%:“淡季大家空着,就以‘统计学概率’估算出这个结论。”讽刺的是,“这正好是我们会计师的看家本领。”

  虽然躲过一“劫”,徐敏却并不庆幸:“远没有结束,今年6月底是公司的考评期,到时又会走掉一批员工,哪个级别都不能保证不被裁员,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我。” 

  论坛活跃的“裁员专版”

  在聚集“四大”人的业内论坛“雁渡寒潭”上,“四大”会计事务所被简称为颇带港味的“某记”。4月底,“安永裁员门”发生后不久,论坛迅速建立起“2009裁员”专版,成为目前论坛内最活跃的板块。

  “公司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裁员紧缩人力成本,这是常规做法。‘四大’之所以为众员工诟病,是因为它们的做法。”论坛上某德勤员工匿名发帖,细数德勤裁员经过。3月份,德勤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卢伯卿宣布开始休每月4天无薪假至2010年5月,并同时减少员工福利待遇(如手机费报销、CPA考试假减少、取消每年13薪);4月份,老板与各员工开会传达CEO指示精神并承诺不裁人;5月,老板分别与到期不续签的员工谈话并仅补偿2个月工资结束劳动关系。北京分所审计部不续签A2涉及60多人,S2涉及40多人。卢伯卿通过《每日经济新闻》对外宣布,德勤将在四川或在长江中游开设新分所,并表示“四大”人员流动率在10%左右属于正常范围,保持一定的人员流动有利于行业的整体健康发展……

  “公司先告诉你为了不裁员,所以要减薪、要免加班费、要休无薪假,让你相信这是为了公司未来,大家要共渡难关。可是之后它每隔几月就裁一次人,宣称只是‘因为有些人不适合这个工作’,你也相信了;然而裁员依然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波及面更大,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相信吗?还要相信什么?”该德勤员工如此评论。

  “其实如果一开始公司就说清楚,可能不会引来这么强烈的抵触情绪,”徐敏说,“但是公司做得过火了,好几个同事甚至在刚刚做完忙季的工作,第二天就被通知离开。”按照会计事务所的工作周期,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3、4月是一年中的忙碌期。“没日没夜地工作刚结束,还没休息几天公司就告诉你走人,谁都会反感的。”

  根据“雁渡寒潭”上“四大”人交流探讨各“记”裁员信息:4月15日,安永在“裁员”时同步推出低薪休假计划(LAP)。该计划规定,员工必须休满两个月40个工作日的假期,期间只能拿20%薪酬;5月21日,德勤华南区通知,部分7月到期的A2与S2不续签。

  逆势加薪倒霉的是同僚

  比起萧瑞和徐敏的“惨淡度日”,何文彬简直称得上是“交了好运”——上周三,当他像往常一样踏进办公室开启电脑,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人事科通知他去会议室。“我当时就觉得完了,肯定被炒鱿鱼了。”

  何文彬就职于某连锁酒店,负责网络运营。“金融风暴在酒店业的反应很直接,客人急剧减少,旺季等于往年的淡季,淡季干脆等于酒店关门。”何文彬这样总结,“今年年初,酒店经理层已经‘缩过一次水’,本来每家酒店都有自己的经理,现在一个经理管好几家酒店。”何文彬的顶头上司在经理层“缩水”中幸免于难,除了管理原来的酒店,还同时接管了另外两家分店。

  抱着“反正迟早要来”的念头,何文彬在通向会议室的3分钟路上做好了心理准备,“其实还是很慌张,脑子想的全是我下个月房租怎么办?”他在离公司不远处与大学同学合租着两室一厅,每月需要负担1000元的租金。

  没有想到的是,到了会议室,老板却通知他,从下个月起,他的工资将“逆势加薪”20%。“好像坐了一次过山车,刚刚还跌落谷底,突然又冲上云霄。”然而接下去的事实让他的心情又来个180度转变:“我虽然加薪了,却是建立在同事失业之上,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滋味。”

  上个月,上司调用何文彬临时顶替一家分店正在休假的网管,对方仔细交接了具体事宜,还提醒他注意一些经常出现的问题。“我们合作得很愉快,虽然那个礼拜要同时做两家酒店的网络运营,但本来客人就不多,对方走的时候也交待得很周全,所以还算顺利。”何文彬表示。

  一个星期后,何文彬顺利把工作移交给休假回来的同事,两人还愉快地聊了前晚的球赛。就是这次的临时顶替,最终致使何文彬彻底代替了那位同事的职位,“上司对我的工作一直很满意,如果注定要裁人,管理层肯定偏向用自己的部下。应该说,上司在经理层的裁员中幸免也是我的幸运,否则可能这次走人的就是我。”何文彬说,“虽然实际工作量增多,但现在这种环境,不但没有丢工作,而且还加了薪水,作为一个公司人,我没有任何理由不满。”至于让同事丢了工作,“虽然在这件事上我无能为力,因为工作量肯定要合并,若我不接受那我将被炒。”但他仍然抱有歉意。

  5月,经理管理的第3家分店的网管被通知合约到期不续约,何文彬同时负责3家酒店的网络运营,薪水也在之前的基础上又加10%。

  “逆势加薪并不等于经济好转的信号,甚至它正是危机依旧的表现,只有因为客户增多而加薪,我的同事回到工作岗位,这才是真正的好起来。”何文彬说。

  休假遭遇连夜雨

  和徐敏同为“四大”人的林子进入德勤第3年,因为已经考出CPA,才免于被裁。她从上周开始休无薪假期。“这是规定必须休的假,很多同事用来复习准备8月份的CPA考试,我没什么事情,打算出去放松一下。”
  家在上海的林子没有何文彬那样租房的开销,“四大”众所周知的高薪足够她自己花销:“减薪其实对我个人来说没有很大影响,我的收入都是我的父母在打理,对我来说那更像一个数字。其实另一方面来说,平时忙得没日没夜,连花钱的时间也没有。”——“四大”的工作强度已经成为一种标杆,来注解“忙碌”这个词的强烈程度:“一个项目连续工作一个月,没有周末、没有休息,从晚上干到天亮,通宵加班几乎是每个‘四大’人的‘必修课’。”

  于是拿着高薪的“四大”人忙中偷闲:“再忙,饭总要吃的。同事一起去吃午饭,就找很好的酒店,尽点鲍鱼龙虾,也算消费了。”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计划好了用无薪假期出去旅行,没想到订的塞班岛旅行被取消,想去日本又爆出感染人群……甲型流感真是雪上加霜,现在就算我再改行程,爸妈也死活不让我走了。”林子无奈地说,“结果只能每天无所事事,到处找同学出来,为餐馆贡献了不少营业额。”

  和林子相同处境的同事戏称:“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我们忙得连白天的太阳都看不到;金融风暴来了,裁的裁、走的走,没走的减薪休假,又碰上甲型流感……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和很多以为我们已经‘失踪’的同学朋友重新热络起来吧。”

  考试就当回到学生时代

  休假生活虽然让林子不甚满意,但在旁人看来,已经属于“滋润”了:“做审计这一行,考出CPA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我们这些还没过的,就算休假也是战战兢兢。”徐敏去年考了两门,今年打算把剩下的三门一次性考完,像她这样考虑的同行不在少数:“CPA难考是行内出了名的,不仅题目难,而且因为要控制比例,运气不好的话就算过了分数线,还是考不上。现在反正没有事情做,今年很多人都准备一口气都考出来。”

  难考出名的CPA也成为很多“四大”资深员工的“硬伤”:“形势好的时候,CPA的关系还不大。比如助理经理,顶多就是没有经理的职位,做的事情、拿的薪水都差不多。但是到了现在这种情况,裁员的第一个硬指标就是CPA,没有过的一刀切,一点办法都没有。”林子眼看着很多比她经验丰富、能力出色的前辈纷纷倒在这张证书面前,“我捱过几轮裁员,他们走了而我留下来,就是因为我考出来了。”

  “其实很多没过CPA的人反而是能力很强的资深员工,而且往往都是打算在公司长期做下去的人。在‘四大’,如果不想长做,根本就没有做到经理的必要。做项目都是团队做,经验丰富的人能使整个团队的效率提高很多,往往成为各个团队争抢的目标。”徐敏这样说,“他们即使到了淡季还忙得团团转,公司按照惯例给员工提供的20天考试假他们还赶着加班,根本没有时间复习,这种状态上考场,怎么可能考出来。”

  “说实话,这种工作强度,像我这样打算在‘四大’干几年就走的人很多,我们不会因为赶一个项目就不好好复习。大家都知道,项目是公司的,证书是自己的。CPA不是只在‘四大’有用,只要做审计这行,证书就有很大帮助。”徐敏说,“所以很多考出来的人,反而是根本不打算在公司长久干下去的人。”

  和徐敏一样,萧瑞也在准备考试,“公司没有事情做,清闲的日子,可以偷偷菜聊聊天,也可以充电增强竞争力,就看每个人怎么选择了。”萧瑞的目标是物流证书,“金融风暴短时间内不会过去,有时间的话还想考个英语类证书。”萧瑞对于金融风暴持悲观态度,她甚至打算去读个在职研究生

  公益另一种积极推动

  徐敏和萧瑞各自紧张备考,林子希望甲型流感警报早日解除,让她的旅行计划得以实施,何文彬忙着运营3家酒店的网络工作,和他们比起来,金融风暴带给张淑玲的影响,显得更为理想化。

  从事外贸行业的张淑玲在去年“5·12”地震时和朋友们积极捐款,“我们还想做些更实际的事。”张淑玲最初和朋友们计划将捐款亲手交到灾区孤儿们手中,向所有捐款人公开每个人每分钱的去向,以及所有接受捐款的地震孤儿姓名以及联系方式。“但是后来在操作过程中得到四川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的反馈,发现地震孤儿身份核实工作短期内无法全部完成。所以我们转而希望可以重建一所当地的小学。”

  重建学校,这就需要前往当地考察,“我要上班,根本没有那么长的假期。所以先期的选址工作都是另外两个朋友在进行。我们来自不同行业,每个人都有要忙的工作。”张淑玲说,“没想到金融风暴让我闲了下来,6月份,我就要和朋友一起去一次四川,看看我们已经有了效果图的小学。”

  考试热起来,是白领们应对金融风暴仍在继续的某种现实信号;如此说来,民间公益热起来,大概可以算是风暴继续的另一种理想信号。金融风暴暂时无法看到尽头,但生活仍然在继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标签:
本文编辑:admin
免责申明:以上内容仅代表原创者观点,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高校信息网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由此产生的后果与高校信息网无关;如以上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将会及时处理。
推荐图文
“证券从业资格证”证书样本
“证券从业资格证”证书样本

证券从业人员资格考试是由中国证券业协会负责组织的全国统一考试,证券资格是进入证券行业的必备证书,是进入银行或非银..

高校列霸王条款录取通知书“不提前交费就不录取”
高校列霸王条款录取通知书“不提前交费

8月6号收到录取通知书,10号就要把学费交上,不然通知书就作废。日前,海南省临高县的准大学生小陈遇到了一件怪事,自己..

站内搜索

推荐内容

更多>>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