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位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人教育 > 文章正文

终身教育就是继续教育吗

  • 更新时间:2010-02-09 09:40
  • 来源:国信成人教育
  • 整理:汪老师
  • 点击:
内容提要:
    问:大力发展终身教育,和我们每一个市民都有关系。请问,终身教育到底有着怎样的内涵?终身教育就是继续教育或终身学习吗?——上海高兴路 管毅 答:终身教育的兴起,被誉为世界教育史上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哥白尼革命”。终身教育的系统理论被引入我国

问:大力发展终身教育,和我们每一个市民都有关系。请问,终身教育到底有着怎样的内涵?终身教育就是继续教育或终身学习吗?——上海高兴路 管毅

    答:终身教育的兴起,被誉为世界教育史上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哥白尼革命”。终身教育的系统理论被引入我国,大致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学会生存》一书的译介。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提出“国家逐步建立和完善终身教育体系”,由此正式确立了终身教育在我国的法律地位。

    进入新世纪以来,党中央相继提出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的战略要求,并将其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之一。终身教育逐渐受到全社会的广泛高度关注。然而,由于终身教育内涵深广、体系庞杂,目前在对于终身教育概念及其相邻范畴的关系把握上,仍存在有待梳理或澄清的地方。

    一是终身教育与继续教育。现代意义上的继续教育,发端于20世纪初的欧美等国。我国学者于1979年参加在墨西哥城召开的第一次世界继续工程教育大会后,正式把“继续教育”一词介绍到国内。当下,世界各国对于继续教育的理解不尽相同。例如,在美国,继续教育强调的是正规教育后的知识更新,即对与自身职业相关的新知识、新技能、新技术的学习。在俄罗斯,继续教育被视为完善人的知识结构的过程,是连续教育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国的继续教育,一般是指高中阶段或大学教育后面向成人开展的以更新专业知识、提高专业能力为目的的教育活动。在国务院批转的《关于改革和发展成人教育的决定》中,明确规定继续教育是成人教育的五大任务之一。可见,在我国,继续教育是成人教育的最高层次,有其特定的教育对象、目标和内容,既不能涵盖成人教育,更无法与终身教育同日而语。

    目前,在教育政策制定和实际工作中,或多或少存在将继续教育外延扩大化的倾向,甚至大有席卷成人教育乃至终身教育之趋势。这不仅会严重扰乱教育领域的概念系统,对继续教育本身的发展也是极为不利的。

    二是终身教育与学校教育。传统意义上的学校教育多局限于青少年时期,是一次性、阶段性的,而终身教育是人生各个阶段所受教育的总和,是永久性、终身性的;学校教育多局限于课堂,重在传授知识、启迪心灵、强健体魄,终身教育则不受时空限制,各种类型的社会培训和学习活动都是其实现形式,强调终身持续、全面协调的发展。

    如果说终身教育是一个体系,那么作为国民教育核心的学校教育是建设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的基础。如果说终身教育是一个原则,那么学校教育必须依循终身教育的理念和框架,强化对学生学习兴趣、习惯和能力的培养,打通成长的“立交桥”,打破“围墙”,为学生的多元发展创造条件,为终身可持续学习奠定基石。

    三是终身教育与成人教育。有人认为终身教育就是成人教育。事实上,二者在内涵和外延上存在显著差异。成人教育通常是指在学校教育的基础上,以各类成人为对象的有组织的教育培训活动,包括扫盲教育、继续教育、成人学历教育以及各类社会文化生活教育等等。终身教育则贯穿于生命的全过程,涵盖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非正式学习等多种类型、各种层次和形式的教育学习活动。二者显然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

    但不可否认的是,终身教育与成人教育有着天然的血缘联系。终身教育概念的提出源自于丰富的成人教育实践,成人教育的发展丰富了终身教育的思想宝库。成人教育是终身教育的“火车头”和“正常顶点”,是终身教育的实践基础和重要标志。没有发达、成熟的成人教育,不可能构建起真正意义上的终身教育体系。而终身教育思想的传播,又为成人教育发展提供思想和制度保障,推动成人教育不断朝崭新的高度迈进。

    四是终身教育与终身学习。终身学习概念的出现稍晚于终身教育,是在对终身教育思想不断学习和传播中逐渐确立起来的。二者理念相近、相辅相成,只是着眼点和侧重点不同。

    简单来说,终身教育主要强调国家和社会从教育制度、体系、内容、方法、模式、环境和组织等方面,为社会成员的终身学习提供保证,强调一生的教育、活动的持续和整体规划。终身学习则是从学习者的角度着眼,强调学习者终身持续学习的兴趣、态度、习惯和能力,强调尊重学习者的学习权利,鼓励学习者自主选择、自我设计和自我完善。

    我国台湾学者何青蓉把终身学习比喻为一把伞,伞骨就是终身教育。由此可见,终身教育与终身学习的根本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追求人性的完美与人生价值的实现。


过半大专生愁对就业前景

金融海啸令不少港人饭碗被打破,同时亦冲击了大专生对未来就业的信心。有调查显示,在金融海啸后,有50.5%大专生对就业前景感到悲观。由于学生就读学历课程不同,社会认受性有异,副学士生对出路忧虑程度最高。调查又显示,经济不景下更多大专生能“放下身段”,约48%人愿意降低首份工作的薪酬要求,亦有约52%有意接受学历要求较本身低的工作。专家认为,大专学生应抱持更长远的人生或事业目标,避免因自感“屈就”而影响情绪及对前景的看法。

  基督教青年会去年5月至9月间,访问了667名就读文凭或以上学历课程的大专生,结果显示,逾半人对就业前景感悲观,约有3成人认为金融海啸已改变其未来就业计划,26.4%人指会因而延迟就业。在就业市场欠佳下,调查又发现有约半大专生能主动面对现实,愿意调低要求。青年会助理主任干事邓永昌解释,结果已充分反映学生为求觅得一纸聘书,不惜放下身段,以高学历、低薪金增加自己在就业市场的竞争力。

  忧虑指数超越高级文应

  副学士课程近年风波不绝,认受性又遭到质疑,是次调查也发现,有关学生对出路忧虑程度,的确较其他学历课程高。以1至5评分,5为最高,副学士生忧虑指数为3.49,远高于学士的3.1及硕士或以上的2.89;与之程度相若、但发展较久的高级文凭课程,学生忧虑指数亦仅为3.04。邓永昌解释,由于副学士在就业市场的认受性,与政府当初预期的有差别,学生又同时要面对能否升读衔接学位的压力,令其忧虑更重。

  另外,调查亦反映,现今大专生最重视工作环境中“与同事及上司关系”,其次是“报酬与福利”;女性较男性更注重以上的价值观。另方面,若学生较重视“人生目标与才能”,就业信心及入职议价弹性则更高。青年会执行干事李庆伟分析称,这正显示高等院校应调节职业辅导内容,让学生求职时视野更广,考虑长远人生目标、展现个人才华等内在价值,特别是经济不景时,也可保持信心及适应能力,不会因未达就业期望及要求,生成悲观失望的情绪及心理反应。

  理工大学市场学系二年生何明义认为,首份工作主要是争取堡作经验,他明年毕业后亦不会太计较薪酬。

  理大学生多设薪金底线

  不过,他坦言,不少同学都会设下薪金底线,不会考虑薪金太低的工作,部分去年毕业的学长,亦有人放弃从商的志愿,改而加入收入稳定的公务员行列。07年专教院毕业的萧定辉,去年9月辞工逆市创业,成立设计公司,为的是实现梦想,希望将来可拥有自己的品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标签:
本文编辑:admin
免责申明:以上内容仅代表原创者观点,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高校信息网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由此产生的后果与高校信息网无关;如以上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将会及时处理。

站内搜索

推荐内容

更多>>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