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位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人教育 > 中央电大 > 文章正文

一个乡村女法官的

  • 更新时间:2010-01-15 09:39
  • 来源:国信成人教育
  • 整理:汪老师
  • 点击:
内容提要:
    专访陈燕萍,很困难。 23家中央媒体,30多名记者,陈燕萍即使"分身有术"也无法与想挖"独家料"的记者们一一面对。 约见陈燕萍,很简单。 在参加完她的一场庭审后,看着身着法官服的她在寒冬中微微发抖,我不禁走上前握住了她冰凉的双手。不知道是不是传递出来

专访陈燕萍,很困难。
  23家中央媒体,30多名记者,陈燕萍即使"分身有术"也无法与想挖"独家料"的记者们一一面对。
  约见陈燕萍,很简单。
  在参加完她的一场庭审后,看着身着法官服的她在寒冬中微微发抖,我不禁走上前握住了她冰凉的双手。不知道是不是传递出来的温暖善意打动了她,当我说想单独采访她时,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安排时间。
  12月27日,离开靖江前的最后一晚,与全国重大宣传典型--陈燕萍,面对面。
  她,是江苏靖江一名普通的基层法官,没审过什么"大案、要案",却是全国33万法官学习的榜样;她,曾是一名淮剧演员,在160公分高的舞台上,可以连翻50多个跟头,踢16杆花枪;法庭上,她是明辨是非、言辞犀利、一身正气的威严法官;生活中,她是个爱看韩剧、喜欢读书、瑜伽、追求精致生活的"小女人"。是怎样的人生契机,使她由一个"刀马旦"成为一名"女法官"?是怎样的历练,是她从一个法律的"门外汉"成长为百姓信服的"办案能手"?从24岁到45岁,在一个女人最美的花样年华里,她又是怎样在靖江这片土地上诠释着自己的人生价值?绽放着独有的美丽?
  成长:从"刀马旦"到"女法官"
  记者:您现在有多重身份:全国人大代表、"优秀女法官"等等,但在24年前,您曾经是一个淮剧演员,是怎样的人生契机,使您从演员成为一名法官?这段演员经历对你成为一名好法官,可有什么影响?
  陈燕萍:我是1979年考入江苏建湖艺校的,当时学的地方剧种,在四年艺校学习过程中,练功吃了不少苦,让我磨炼的比较有韧劲、更冷静。当时学的是刀马旦,应该说比较勤苦的一个角色。它非同于花旦、青衣、老旦,要唱念做打样样精通,要求基本功很扎实。我每天早晨四点钟就起来练功,练到七点钟,先是练武功,然后形体、音乐,然后练唱腔,一整套下来还有文化课,它是全部性的。当时练功我最高峰的时候,可以在160公分的高台上原地翻50个跟头。那个时候给予我的就是一个韧劲,就是无论做什么事情,要做就要做到最好。那时候,我们家的孩子,书香门第的孩子,父母亲都比较要求琴棋书画,我会弹琵琶,也学过素描,国画,书法等,就是在那段时间学的,有好多的爱好,后来做法官的时候全部丢了。我的绘画老师,对我很有影响。他告诉:你不能心浮气燥,在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冷静,做一个理智的人。
  另外就是每天在练习"接花枪"时,我的八个同事要从八个方向扔16根枪给我。我经常会一根枪打过来的时候,我会急忙的就去接这杆枪,而不能冷静的判断其他方向来的枪,那时候,我每天从上到下,身上经常是没有一块是不青的地方。后来老师就教我,要根据枪扔过来的方向来判辨接应的时机,要冷静。这在我后来的审判过程当中,有极大的影响,无论当事人再急躁,再闹,我都能保持一个很冷静的态度,然后我想如何来镇住这个局面,而不是用法警,或者是用法锤来对待当事人,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语言,什么方法,能使当事人冷静下来听我说,让我来主控这个局面。
  记者:练功确实很辛苦!但那些苦看来没白吃,受益很大啊。
  陈燕萍:对,应该说是比较辛苦吧,尤其是做"刀马旦"。我1983年毕业后在团里干了两年,1985年的时候考入了电大,学图书管理学专业,是父母给填的专业,那时候觉得女孩子在图书馆比较安逸,所以当时就给我填了这么一个专业。三年电大毕业的时候,正好我跟同学们出去玩,不在家,正好那一年,江苏省统一招干考试。有公检法、银行、税务、工商六家招干。那时候我不在家,我的父母亲又帮我报了考法院,所以应该说,是我的父母给我选择了法官职业。
  记者:父母的选择你自己是否喜欢呢?
  陈燕萍:当时我觉得法官很神圣、很威严。真的,我们那个时候的法官是戴着一个大盖帽、戴着肩章。很漂亮,也很神气,那时候我对那个职业没有一个理性的想法,当时就觉得很神圣,很受人尊敬的一个职业。直到我上班第一天时,父亲跟我的谈话让我对法官有了新的认识。
  
  父亲的教诲:法官是治疗人的精神
  记者:看来父亲对您的影响非常大。
  陈燕萍:是。当我考入法院,第二天要去报到时候,我父亲跟我谈了一个话,当时他就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选择这个职业吗?当时我不知道我爸爸要问我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给我选择这个职业。我父母亲都是医生。然后,我爸爸给我讲了一句话,说医生要有医德,就是救死扶伤的医德,是治疗人的身体的,你做法官是治疗人的精神的。
  记者:当时你能明白你父亲说的两句话的意思吗?
  陈燕萍:不太明白。就觉得从字面上理解还可以,但是深刻的含义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记得我爸爸说,作为一个法官,你必须要立德。因为医生不能误诊,法官不能误判,如果你误判的话,就会给人带来一生的不幸。同时他说:你作为法官,你要有一颗爱心,一颗仁慈心,善良心,你才会做个公正的法官。当时跟我讲这么多的时候,我还没有太多的认识。我觉得从字面上理解可以理解,但是从如何来做一个好法官,没有太多的理性或者感性的东西。就这样子,就进入了法院,那时候做书记员。有一件事情让我感悟到,我爸爸讲的一席话里面的真谛。
  记者:哪件事?
陈燕萍: 在我刚进法院的那一年,当时在告申庭做书记员,腊月二十七八那天,我跟一个审判员在门口搞接待,我早上上班的时候,天下着大雪,外面很冷很冷,刚到法院门口就看到法院接待室门口蜷缩着一个人,穿着个破棉袄,腰里还扎了一根粗布带。当时我觉得,这个人怎么会蹲在那个地方呢?和我一起的唐玉兰审判员,就把他请进屋,让我倒了一杯热茶给他喝。那个人手颤抖着接过杯子,说他是从山东来告状的。几年前,他把一批建材卖给了盐城李某,但来了十几趟都没要到货款。他在这边住了好多天,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他没有诉状,只是口诉,唐审判员就让我记录下来当场立了案。经过我们一天多的努力后,被告就把七万多块钱还给这个山东汉子。当时这个山东汉子拿了钱就走了,我们以为他回家了,快要下班的时候,外面雪还在下着,那个山东人居然又来了,他给我们送了一个锦旗。在送锦旗的过程中,他居然从怀里面摸了一把雪亮的尖刀往台上一放。当时我就愣住,这个人来送锦旗怎么会送来一个刀?当时我很诧异。他就说我这次来是要钱的,这个建材不是他一个人,是好多人托他卖给这边的人。如果他再要不到钱,他回去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他也不想回去了,就在这个地方自杀死掉拉倒。
  听完他的话,当时我觉得心灵受到很大的震撼,我真的觉得,法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就可能导致一个人失去生命。甚至是一个家庭的破裂,也有可能有好几个家庭就因此而产生了不能想像的后果。当时我就觉得,我们法官的责任太重要了、太重大了。那个时候我才真切地体会到,当初我进法院的时候我父亲跟我讲的那个话。就是法官要有善良心,如果那天我们没有用这种善良的心来对待那个山东汉子,没有把我们的真情真心给予他帮助的话,也许他那天觉得要不到钱,到法院也讨不到一个公理,他就会自杀。
  记者:在当时来讲,你可能完全是处于一个人善良的本性。但通过这件事,是不是对法官的责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陈燕萍:是的,心灵受到很强烈的一种震撼,当时我就想,将来我做法官的时候,一定要真心去关爱所有求助的人。然后我反过来就想到我爸爸讲到的话,那个时候我开始体会了,怎么样去帮助那些困难的人,所以那个事情让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记者: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非常大,你父亲是不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
  陈燕萍:对,我父亲是一个解放前就参加革命的离休干部,我的家庭教育,我父母亲对我的影响非常的深刻,包括后来我做法官了。每年我们节假日回去的时候,父母亲都要给我上三课。
  记者:哪三课?
  陈燕萍:第一个廉政课。他会把自己从《老年之友》等报刊上剪辑的腐败分子的反面典型的例子拿给我看,对我进行教育:你要做一个清廉的人,做一个清廉的法官。然后第二课就给我讲艰苦朴素的课,就是生活要如何的平淡,要甘于清贫。第三个就是给我讲,要孝敬公婆、尊敬丈夫、爱自己的孩子,爱身边的人,每次都会给我上这三课。我爱人、姐夫在逢年过节时给家里买包中华牌香烟发发,他总要追问这么高档的烟是不是人家送的,是不是经常抽?他认为,作为一名国家公务员的收入,经常抽中华牌香烟,是抽不起的,直到知道过年过节买包好烟是招待亲朋好友的,平时是不买这么高档的烟抽的回答,父亲才放心。
从"门外汉"到"办案高手"
  记者:我们知道,做法官专业性很强,法律知识是必备的,而此前您的专业是图书管理,可以说跟法律不搭界,但现在,您已经是个深受百姓信服的"好法官",在20多年的基层法官生涯,您是怎样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办案高手"?这背后可有什么秘诀?
  陈燕萍:原来我学的是图书管理,到法院以后,这个专业跟我职业不相配备。进了法院以后,学的东西,首先是要在法理范畴内跟当事人进行交流。因为这方面的知识我不懂,那个时候就开始跟我的审判员学,跟我身边的人学,另外自己再看书,在那段过程当中我又上了三年法律大专。
  记者:边工作边学习?
  陈燕萍:对,边工作边学,上的夜大。夜大的老师都是有实际经验的,教给我们的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在上课的时候,老师主要就是讲案例,然后让你自己去感悟,然后再把学到的东西上升到一定的理论,在那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老师给予了我很多务实的指导。另外,我跟好多的庭长、审判员一起共过事,每个人都有他的特点,而且每个人的要求都不一样,跟他们在一起用心工作就是很好的一种学习。
  记者:还记得您第一次开庭当法官的情景吗?听说您刚做书记员时,在一次庭审中,辛辛苦苦写了26页的庭审记录,结果却被领导摔到了桌上?您现在审理案件时,会对书记员有怎样的要求?会不会冲他们发火?
  陈燕萍:那时我刚开始做书记员,我练过书法,钢笔字写的还可以吧,我自以为还是一个比较认真,比较追求完美的一个人,当时将庭审的内容都记录下来,记了26张纸,都是手写,不是现在那种打字出来的,觉得很不容易。自以为这样一字不漏的记下来,领导会高兴,可没有想到的是,领导看过庭审记录后,将卷宗摔到桌上,也没跟我讲错在哪儿,我觉得很冤枉,26张纸你记的话,你肯定还不想记的,而我记下来了,你却说我记的什么东西?那时,我们的老师,就是我们的庭长,我们的审判员。不会告诉你哪个地方做的不对,你自己去悟,如果你没有悟性的话,将来就不能做一个好的法官,所以他给予我的就是这一招,然后我就会把所有的卷宗拿出来,把别人办过的案件,书记员记的,是如何如何记的,然后我去揣摩,把这个过程熟悉,熟悉然后自己去悟,悟出来后,我终于知道了,书记员不掌握法律知识,庭审记录中就难以掌握庭审的重点,整个庭审记录虽是庭审的客观反映,但不是一份好的庭审记录。
  所以我跟我的书记员讲,你要听审判人员的语气,看审判人员的眼神做记录,而不是别人说什么你就记什么,不分重点。这就是一种心灵的交汇,你才能知道当事人讲的重点,以及审判人员要问的问题是什么,书记员记录时要善于从当事人的陈述中,进行概括、总结,掌握重点。
  记者:法律专业知识补上了,以后的工作是不是就很顺手了?
  陈燕萍: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专业知识学了,但是要放到实践过程当中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是1990年从盐城城区法院调到靖江法院,我爱人是靖江人,然后我调过来后所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法律知识的困惑了。
  记者:是什么?
  陈燕萍:我觉得是地方语言的困惑,地方风土民情的困惑。我1996年以前调到立案庭那个期间,在窗口,用普通话跟别人交流还是可以的,老百姓也能够接受的。但我1996年自己申请到法庭去工作的时候,办案的时候,真正跟老百姓接触的时候,我的语言确实是很大的一个关,虽然能听懂靖江话,但是跟老百姓的交流还是有问题。
  记者:你讲普通话,老百姓讲靖江话,老百姓是不是觉得有距离?
  陈燕萍:有距离感。如果我用普通话跟他交流,他觉得法官高高在上,给我情感上一个距离,我没法走近他的身边,甚至我一开口他还会离我远远的,这种感受,我觉得非常不好,一定要融入地方的语言,才能真正地走入到当事人的心中。
  以前还闹过一个笑话。有一次我在给一个老太太调解案件,用普通话讲了一遍又一遍。可老太太看着我半天却说:你在说什么啊?她觉得我不能理解她,她就说"换法官,换法官,我不要这样"京腔洋调"的法官给我审案子!"很排斥的,当时我觉得很难堪。当事人如果怀疑法官可能产生司法不公的,可以提出回避,但不可能因为语言让我回避。所以我觉得不行,一定要学老百姓的语言,要融入他们的生活当中,对他们的风土民情一定要有一个深刻的了解,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又开始学当地语言,了解他们说话。
  记者:怎么学?
  陈燕萍:跟我身边的人,跟我的家人,我婆家的人,都是土生土长的靖江人。他们以前都是一直跟我用普通话交流,我现在回家跟他们立一个规矩,现在跟我讲话要用靖江话。我们靖江有一个"讲经"的传统文化。我就看电视上靖江话是怎么样讲的,再看靖江话翻译成普通话之间后的语言,书面上看,然后我爱人也在教我,整天在灌输,我把语言学好后再跟当事人交流的时候,觉得一下子就拉近我们的距离。以前尽管我会用微笑对待当事人,但是当事人会觉得你讲普通话微笑的时候还是有一种距离,好虚假。当我用靖江话跟他聊的时候他觉得很亲近,然后可以走入他的生活,对他的风土民情很了解。
  记者:语言问题解决了,但是在农村,大家的法律意识,包括法律方面的知识可能不是那么丰富,你怎么样能把这些比较枯燥难懂的法言法语让老百姓能够听得懂呢?
  陈燕萍:我们在基层法庭处理案件,每天就是跟老百姓打交道。他们对法律理解的程度不是那么高,有的时候你跟他讲一个法条。他就会说我听不懂,我也不认识字,你讲的我完全听不懂,我不知道怎么样遵循法律。
  记者:那怎么办?
  陈燕萍:我会把这些法言法语翻译成当地大白话,当地的口语,然后再打一个比喻给他听,然后他就会知道法律原来是这样规范的。
  记者:能举个例子吗?
  陈燕萍:比如债务清偿,在法律的层面上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说法,但他不懂债务是什么,债务应该清偿的这个理念。然后我就会告诉他"欠债还钱"。这样他就知道了。
女法官的"精致生活"
  记者:您说过"一个会精致生活的法官,才能办出精致的案件",您认为,是么样的生活算得上精致?你现在的状态称得精致吗?
  陈燕萍:我是个追求精致、追求完美的人,就好像我打一个蝴蝶结,如果打得不好我会重打。我觉得如果一个人不会生活,就没有 阳光积极的一面。我在处理离婚案件的过程当中,我如果看到女性是一个被告,她很颓废,把自己弄得很邋遢的时候,我首先给她疏导过去是什么呢?就是你怎么样做一个女人,一个坚强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自信的女人。让她觉得,也许这个婚姻对你来说是失败的,但是你的人生不能失败,你今后的生活要展现给别人是阳光的东西,是积极的东西。如果你不是会生活的人,怎么能把好的心态传递给别人呢?作为法官也要是一种生活,当然这种生活不是要到灯红酒绿的地方去追求。我的生活也很平淡,我不喜欢去太热闹的地方,但是我的内心是阳光的,是积极的,因为我觉得首先是一个精神所在,当我传递给我的当事人的时候,也是让他觉得,"我会精致的生活,那我办的案子也会办得很精致"。我传递给他的是就是一种很好的信心。
  记者:当法官,很多时候是在倾听、排解当事人的苦恼委屈,在实际工作生活中,你也会有不如意甚至委屈,你会向谁宣泄?怎么调整自己?
  陈燕萍:我不是本地人,工作也很忙,在这里朋友也比较少,实在太郁闷了,就自己写写字自己欣赏欣赏。我喜欢看书,法官是一个大杂家,会看好多书,比如心理学、医学,《易经的奥秘》等研究人的我都会看,法律也是一门艺术。我还喜欢比如看韩剧,如果看到精彩的地方我会哭,一个手抱着一个纸桶擦,垃圾筒放旁边,我会发泄一下,可能也是一种缓解工作压力。我还有练瑜珈,我觉得瑜珈使一个人的气质变得很好,身材保持得很好。同时更重要的,可能工作压力比较大,工作完了回到家庭还要照顾孩子,照顾爱人,还要做家务,瑜珈是舒缓压力很好的一种方式。
  法官不是苦行僧,也不是贵族阶层,法官是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一个精致生活的法官,才能办出精致的案件来。一个对生活失去信心,一个对家庭不负责的人,工作中是很难有所建树的。

自考生留学要提高课程平均分
刚参加完1月自考的孙为感觉得60分没问题,他正着手准备到英国留学,艾迪留学顾问王帅表示,想出国留学的自考生不能“60分万岁”,平均成绩越高越利于申请到较好大学的入学通知。

  自考生平均分最好达到75分,甚至80分。就留学英国而言,一般攻读英国研究生要有2.2以上的学历等级,换算成国内的标准是平均分在75分以上。如果自考生成绩不够,又没有很好的工作经验作补充,很难申请成功。据悉,中国的大学一般60分及格,英国大学40分及格,但满分都是100分。除苏格兰外,英国高校学制一般为3年,大二、大三成绩各占最后学位成绩的50%,大一作为适应阶段分数不计。最高等级为一级荣誉学位,很少有人获得,接下来是二级甲等荣誉学位,二级乙等荣誉学位和三级学位。没能达到荣誉学位要求的学生将被授予“通过”或“普通”学位。

  专访陈燕萍,很困难。
  23家中央媒体,30多名记者,陈燕萍即使"分身有术"也无法与想挖"独家料"的记者们一一面对。
  约见陈燕萍,很简单。
  在参加完她的一场庭审后,看着身着法官服的她在寒冬中微微发抖,我不禁走上前握住了她冰凉的双手。不知道是不是传递出来的温暖善意打动了她,当我说想单独采访她时,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安排时间。
  12月27日,离开靖江前的最后一晚,与全国重大宣传典型--陈燕萍,面对面。
  她,是江苏靖江一名普通的基层法官,没审过什么"大案、要案",却是全国33万法官学习的榜样;她,曾是一名淮剧演员,在160公分高的舞台上,可以连翻50多个跟头,踢16杆花枪;法庭上,她是明辨是非、言辞犀利、一身正气的威严法官;生活中,她是个爱看韩剧、喜欢读书、瑜伽、追求精致生活的"小女人"。是怎样的人生契机,使她由一个"刀马旦"成为一名"女法官"?是怎样的历练,是她从一个法律的"门外汉"成长为百姓信服的"办案能手"?从24岁到45岁,在一个女人最美的花样年华里,她又是怎样在靖江这片土地上诠释着自己的人生价值?绽放着独有的美丽?
  成长:从"刀马旦"到"女法官"
  记者:您现在有多重身份:全国人大代表、"优秀女法官"等等,但在24年前,您曾经是一个淮剧演员,是怎样的人生契机,使您从演员成为一名法官?这段演员经历对你成为一名好法官,可有什么影响?
  陈燕萍:我是1979年考入江苏建湖艺校的,当时学的地方剧种,在四年艺校学习过程中,练功吃了不少苦,让我磨炼的比较有韧劲、更冷静。当时学的是刀马旦,应该说比较勤苦的一个角色。它非同于花旦、青衣、老旦,要唱念做打样样精通,要求基本功很扎实。我每天早晨四点钟就起来练功,练到七点钟,先是练武功,然后形体、音乐,然后练唱腔,一整套下来还有文化课,它是全部性的。当时练功我最高峰的时候,可以在160公分的高台上原地翻50个跟头。那个时候给予我的就是一个韧劲,就是无论做什么事情,要做就要做到最好。那时候,我们家的孩子,书香门第的孩子,父母亲都比较要求琴棋书画,我会弹琵琶,也学过素描,国画,书法等,就是在那段时间学的,有好多的爱好,后来做法官的时候全部丢了。我的绘画老师,对我很有影响。他告诉:你不能心浮气燥,在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冷静,做一个理智的人。
  另外就是每天在练习"接花枪"时,我的八个同事要从八个方向扔16根枪给我。我经常会一根枪打过来的时候,我会急忙的就去接这杆枪,而不能冷静的判断其他方向来的枪,那时候,我每天从上到下,身上经常是没有一块是不青的地方。后来老师就教我,要根据枪扔过来的方向来判辨接应的时机,要冷静。这在我后来的审判过程当中,有极大的影响,无论当事人再急躁,再闹,我都能保持一个很冷静的态度,然后我想如何来镇住这个局面,而不是用法警,或者是用法锤来对待当事人,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语言,什么方法,能使当事人冷静下来听我说,让我来主控这个局面。
  记者:练功确实很辛苦!但那些苦看来没白吃,受益很大啊。
  陈燕萍:对,应该说是比较辛苦吧,尤其是做"刀马旦"。我1983年毕业后在团里干了两年,1985年的时候考入了电大,学图书管理学专业,是父母给填的专业,那时候觉得女孩子在图书馆比较安逸,所以当时就给我填了这么一个专业。三年电大毕业的时候,正好我跟同学们出去玩,不在家,正好那一年,江苏省统一招干考试。有公检法、银行、税务、工商六家招干。那时候我不在家,我的父母亲又帮我报了考法院,所以应该说,是我的父母给我选择了法官职业。
  记者:父母的选择你自己是否喜欢呢?
  陈燕萍:当时我觉得法官很神圣、很威严。真的,我们那个时候的法官是戴着一个大盖帽、戴着肩章。很漂亮,也很神气,那时候我对那个职业没有一个理性的想法,当时就觉得很神圣,很受人尊敬的一个职业。直到我上班第一天时,父亲跟我的谈话让我对法官有了新的认识。
  
  父亲的教诲:法官是治疗人的精神
  记者:看来父亲对您的影响非常大。
  陈燕萍:是。当我考入法院,第二天要去报到时候,我父亲跟我谈了一个话,当时他就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选择这个职业吗?当时我不知道我爸爸要问我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给我选择这个职业。我父母亲都是医生。然后,我爸爸给我讲了一句话,说医生要有医德,就是救死扶伤的医德,是治疗人的身体的,你做法官是治疗人的精神的。
  记者:当时你能明白你父亲说的两句话的意思吗?
  陈燕萍:不太明白。就觉得从字面上理解还可以,但是深刻的含义我不知道。但是我只记得我爸爸说,作为一个法官,你必须要立德。因为医生不能误诊,法官不能误判,如果你误判的话,就会给人带来一生的不幸。同时他说:你作为法官,你要有一颗爱心,一颗仁慈心,善良心,你才会做个公正的法官。当时跟我讲这么多的时候,我还没有太多的认识。我觉得从字面上理解可以理解,但是从如何来做一个好法官,没有太多的理性或者感性的东西。就这样子,就进入了法院,那时候做书记员。有一件事情让我感悟到,我爸爸讲的一席话里面的真谛。
  记者:哪件事?
陈燕萍: 在我刚进法院的那一年,当时在告申庭做书记员,腊月二十七八那天,我跟一个审判员在门口搞接待,我早上上班的时候,天下着大雪,外面很冷很冷,刚到法院门口就看到法院接待室门口蜷缩着一个人,穿着个破棉袄,腰里还扎了一根粗布带。当时我觉得,这个人怎么会蹲在那个地方呢?和我一起的唐玉兰审判员,就把他请进屋,让我倒了一杯热茶给他喝。那个人手颤抖着接过杯子,说他是从山东来告状的。几年前,他把一批建材卖给了盐城李某,但来了十几趟都没要到货款。他在这边住了好多天,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他没有诉状,只是口诉,唐审判员就让我记录下来当场立了案。经过我们一天多的努力后,被告就把七万多块钱还给这个山东汉子。当时这个山东汉子拿了钱就走了,我们以为他回家了,快要下班的时候,外面雪还在下着,那个山东人居然又来了,他给我们送了一个锦旗。在送锦旗的过程中,他居然从怀里面摸了一把雪亮的尖刀往台上一放。当时我就愣住,这个人来送锦旗怎么会送来一个刀?当时我很诧异。他就说我这次来是要钱的,这个建材不是他一个人,是好多人托他卖给这边的人。如果他再要不到钱,他回去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他也不想回去了,就在这个地方自杀死掉拉倒。
  听完他的话,当时我觉得心灵受到很大的震撼,我真的觉得,法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就可能导致一个人失去生命。甚至是一个家庭的破裂,也有可能有好几个家庭就因此而产生了不能想像的后果。当时我就觉得,我们法官的责任太重要了、太重大了。那个时候我才真切地体会到,当初我进法院的时候我父亲跟我讲的那个话。就是法官要有善良心,如果那天我们没有用这种善良的心来对待那个山东汉子,没有把我们的真情真心给予他帮助的话,也许他那天觉得要不到钱,到法院也讨不到一个公理,他就会自杀。
  记者:在当时来讲,你可能完全是处于一个人善良的本性。但通过这件事,是不是对法官的责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陈燕萍:是的,心灵受到很强烈的一种震撼,当时我就想,将来我做法官的时候,一定要真心去关爱所有求助的人。然后我反过来就想到我爸爸讲到的话,那个时候我开始体会了,怎么样去帮助那些困难的人,所以那个事情让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记者: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非常大,你父亲是不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
  陈燕萍:对,我父亲是一个解放前就参加革命的离休干部,我的家庭教育,我父母亲对我的影响非常的深刻,包括后来我做法官了。每年我们节假日回去的时候,父母亲都要给我上三课。
  记者:哪三课?
  陈燕萍:第一个廉政课。他会把自己从《老年之友》等报刊上剪辑的腐败分子的反面典型的例子拿给我看,对我进行教育:你要做一个清廉的人,做一个清廉的法官。然后第二课就给我讲艰苦朴素的课,就是生活要如何的平淡,要甘于清贫。第三个就是给我讲,要孝敬公婆、尊敬丈夫、爱自己的孩子,爱身边的人,每次都会给我上这三课。我爱人、姐夫在逢年过节时给家里买包中华牌香烟发发,他总要追问这么高档的烟是不是人家送的,是不是经常抽?他认为,作为一名国家公务员的收入,经常抽中华牌香烟,是抽不起的,直到知道过年过节买包好烟是招待亲朋好友的,平时是不买这么高档的烟抽的回答,父亲才放心。
从"门外汉"到"办案高手"
  记者:我们知道,做法官专业性很强,法律知识是必备的,而此前您的专业是图书管理,可以说跟法律不搭界,但现在,您已经是个深受百姓信服的"好法官",在20多年的基层法官生涯,您是怎样从一个"门外汉"成长为"办案高手"?这背后可有什么秘诀?
  陈燕萍:原来我学的是图书管理,到法院以后,这个专业跟我职业不相配备。进了法院以后,学的东西,首先是要在法理范畴内跟当事人进行交流。因为这方面的知识我不懂,那个时候就开始跟我的审判员学,跟我身边的人学,另外自己再看书,在那段过程当中我又上了三年法律大专。
  记者:边工作边学习?
  陈燕萍:对,边工作边学,上的夜大。夜大的老师都是有实际经验的,教给我们的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在上课的时候,老师主要就是讲案例,然后让你自己去感悟,然后再把学到的东西上升到一定的理论,在那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老师给予了我很多务实的指导。另外,我跟好多的庭长、审判员一起共过事,每个人都有他的特点,而且每个人的要求都不一样,跟他们在一起用心工作就是很好的一种学习。
  记者:还记得您第一次开庭当法官的情景吗?听说您刚做书记员时,在一次庭审中,辛辛苦苦写了26页的庭审记录,结果却被领导摔到了桌上?您现在审理案件时,会对书记员有怎样的要求?会不会冲他们发火?
  陈燕萍:那时我刚开始做书记员,我练过书法,钢笔字写的还可以吧,我自以为还是一个比较认真,比较追求完美的一个人,当时将庭审的内容都记录下来,记了26张纸,都是手写,不是现在那种打字出来的,觉得很不容易。自以为这样一字不漏的记下来,领导会高兴,可没有想到的是,领导看过庭审记录后,将卷宗摔到桌上,也没跟我讲错在哪儿,我觉得很冤枉,26张纸你记的话,你肯定还不想记的,而我记下来了,你却说我记的什么东西?那时,我们的老师,就是我们的庭长,我们的审判员。不会告诉你哪个地方做的不对,你自己去悟,如果你没有悟性的话,将来就不能做一个好的法官,所以他给予我的就是这一招,然后我就会把所有的卷宗拿出来,把别人办过的案件,书记员记的,是如何如何记的,然后我去揣摩,把这个过程熟悉,熟悉然后自己去悟,悟出来后,我终于知道了,书记员不掌握法律知识,庭审记录中就难以掌握庭审的重点,整个庭审记录虽是庭审的客观反映,但不是一份好的庭审记录。
  所以我跟我的书记员讲,你要听审判人员的语气,看审判人员的眼神做记录,而不是别人说什么你就记什么,不分重点。这就是一种心灵的交汇,你才能知道当事人讲的重点,以及审判人员要问的问题是什么,书记员记录时要善于从当事人的陈述中,进行概括、总结,掌握重点。
  记者:法律专业知识补上了,以后的工作是不是就很顺手了?
  陈燕萍: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专业知识学了,但是要放到实践过程当中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是1990年从盐城城区法院调到靖江法院,我爱人是靖江人,然后我调过来后所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法律知识的困惑了。
  记者:是什么?
  陈燕萍:我觉得是地方语言的困惑,地方风土民情的困惑。我1996年以前调到立案庭那个期间,在窗口,用普通话跟别人交流还是可以的,老百姓也能够接受的。但我1996年自己申请到法庭去工作的时候,办案的时候,真正跟老百姓接触的时候,我的语言确实是很大的一个关,虽然能听懂靖江话,但是跟老百姓的交流还是有问题。
  记者:你讲普通话,老百姓讲靖江话,老百姓是不是觉得有距离?
  陈燕萍:有距离感。如果我用普通话跟他交流,他觉得法官高高在上,给我情感上一个距离,我没法走近他的身边,甚至我一开口他还会离我远远的,这种感受,我觉得非常不好,一定要融入地方的语言,才能真正地走入到当事人的心中。
  以前还闹过一个笑话。有一次我在给一个老太太调解案件,用普通话讲了一遍又一遍。可老太太看着我半天却说:你在说什么啊?她觉得我不能理解她,她就说"换法官,换法官,我不要这样"京腔洋调"的法官给我审案子!"很排斥的,当时我觉得很难堪。当事人如果怀疑法官可能产生司法不公的,可以提出回避,但不可能因为语言让我回避。所以我觉得不行,一定要学老百姓的语言,要融入他们的生活当中,对他们的风土民情一定要有一个深刻的了解,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又开始学当地语言,了解他们说话。
  记者:怎么学?
  陈燕萍:跟我身边的人,跟我的家人,我婆家的人,都是土生土长的靖江人。他们以前都是一直跟我用普通话交流,我现在回家跟他们立一个规矩,现在跟我讲话要用靖江话。我们靖江有一个"讲经"的传统文化。我就看电视上靖江话是怎么样讲的,再看靖江话翻译成普通话之间后的语言,书面上看,然后我爱人也在教我,整天在灌输,我把语言学好后再跟当事人交流的时候,觉得一下子就拉近我们的距离。以前尽管我会用微笑对待当事人,但是当事人会觉得你讲普通话微笑的时候还是有一种距离,好虚假。当我用靖江话跟他聊的时候他觉得很亲近,然后可以走入他的生活,对他的风土民情很了解。
  记者:语言问题解决了,但是在农村,大家的法律意识,包括法律方面的知识可能不是那么丰富,你怎么样能把这些比较枯燥难懂的法言法语让老百姓能够听得懂呢?
  陈燕萍:我们在基层法庭处理案件,每天就是跟老百姓打交道。他们对法律理解的程度不是那么高,有的时候你跟他讲一个法条。他就会说我听不懂,我也不认识字,你讲的我完全听不懂,我不知道怎么样遵循法律。
  记者:那怎么办?
  陈燕萍:我会把这些法言法语翻译成当地大白话,当地的口语,然后再打一个比喻给他听,然后他就会知道法律原来是这样规范的。
  记者:能举个例子吗?
  陈燕萍:比如债务清偿,在法律的层面上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说法,但他不懂债务是什么,债务应该清偿的这个理念。然后我就会告诉他"欠债还钱"。这样他就知道了。
女法官的"精致生活"
  记者:您说过"一个会精致生活的法官,才能办出精致的案件",您认为,是么样的生活算得上精致?你现在的状态称得精致吗?
  陈燕萍:我是个追求精致、追求完美的人,就好像我打一个蝴蝶结,如果打得不好我会重打。我觉得如果一个人不会生活,就没有 阳光积极的一面。我在处理离婚案件的过程当中,我如果看到女性是一个被告,她很颓废,把自己弄得很邋遢的时候,我首先给她疏导过去是什么呢?就是你怎么样做一个女人,一个坚强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自信的女人。让她觉得,也许这个婚姻对你来说是失败的,但是你的人生不能失败,你今后的生活要展现给别人是阳光的东西,是积极的东西。如果你不是会生活的人,怎么能把好的心态传递给别人呢?作为法官也要是一种生活,当然这种生活不是要到灯红酒绿的地方去追求。我的生活也很平淡,我不喜欢去太热闹的地方,但是我的内心是阳光的,是积极的,因为我觉得首先是一个精神所在,当我传递给我的当事人的时候,也是让他觉得,"我会精致的生活,那我办的案子也会办得很精致"。我传递给他的是就是一种很好的信心。
  记者:当法官,很多时候是在倾听、排解当事人的苦恼委屈,在实际工作生活中,你也会有不如意甚至委屈,你会向谁宣泄?怎么调整自己?
  陈燕萍:我不是本地人,工作也很忙,在这里朋友也比较少,实在太郁闷了,就自己写写字自己欣赏欣赏。我喜欢看书,法官是一个大杂家,会看好多书,比如心理学、医学,《易经的奥秘》等研究人的我都会看,法律也是一门艺术。我还喜欢比如看韩剧,如果看到精彩的地方我会哭,一个手抱着一个纸桶擦,垃圾筒放旁边,我会发泄一下,可能也是一种缓解工作压力。我还有练瑜珈,我觉得瑜珈使一个人的气质变得很好,身材保持得很好。同时更重要的,可能工作压力比较大,工作完了回到家庭还要照顾孩子,照顾爱人,还要做家务,瑜珈是舒缓压力很好的一种方式。
  法官不是苦行僧,也不是贵族阶层,法官是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一个精致生活的法官,才能办出精致的案件来。一个对生活失去信心,一个对家庭不负责的人,工作中是很难有所建树的。

自考生留学要提高课程平均分
刚参加完1月自考的孙为感觉得60分没问题,他正着手准备到英国留学,艾迪留学顾问王帅表示,想出国留学的自考生不能“60分万岁”,平均成绩越高越利于申请到较好大学的入学通知。

  自考生平均分最好达到75分,甚至80分。就留学英国而言,一般攻读英国研究生要有2.2以上的学历等级,换算成国内的标准是平均分在75分以上。如果自考生成绩不够,又没有很好的工作经验作补充,很难申请成功。据悉,中国的大学一般60分及格,英国大学40分及格,但满分都是100分。除苏格兰外,英国高校学制一般为3年,大二、大三成绩各占最后学位成绩的50%,大一作为适应阶段分数不计。最高等级为一级荣誉学位,很少有人获得,接下来是二级甲等荣誉学位,二级乙等荣誉学位和三级学位。没能达到荣誉学位要求的学生将被授予“通过”或“普通”学位。

  王帅强调,申请留学前自考生最好获得学位。随着中国学生申请数量增加,英国大学对中国大学的了解越来越深,很多大学手里都有中国大学的排名、“211”大学名单。自考生若能获得主考院校授予的学士学位,会提高考生在英国学校评估过程中的含金量。相关的工作经验对申请成功也很有帮助,自考生一般边工作边读书,学历背景和平均分都不占优势,工作经验是申请过程中最大的亮点。因为绝大多数英国院校在录取标准方面都是双轨制,即常规的学历背景加职业经验,如果自考生有不错的相关工作经验,往往有机会申请到较好的学校。

“玻璃人”小石参加全国自考

22岁的石峰川是聊城市东昌府区堂邑镇西关村人,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下肢骨质疏松,他成了一名身高不足1米的“玻璃人”,因身体不便,他小学二年级告别学校,但凭着自己的努力,他自修完中学课程。近日,酷爱美术的他参加了视觉传达设计专业自学考试 ,“我一定要通过学习,做一名动画设计师,来养活自己。”
   小学没念完的他自修中学课程
   “到现在,我也忘不了那天离开学校的情景。”13日上午,石峰川告诉记者,1997年堂邑西关村小学合并到北关小学,离家远了,常人走路最快也需要十几分钟,当时自己没有轮椅,只能用一个磨得没了腿的小凳子支撑身体走路,“如果去新合并的北关小学读书,放学后,回家吃饭都来不及。”最终,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即将被拆迁的西关村小学,辍学在家。
   “我以后怎么办?我的明天在哪里?爸妈早晚有一天会离开我的”,辍学在家后,这是石峰川问自己最多的问题。“直到2000年我才明白,我得学习,只有通过学习,掌握一门技艺才能改变自己的现状。”随后,石峰川开始一边恶补小学至初中的文化知识,一边发展自己的专长——学美术。
   如今,石峰川学完了中学的基本课程,并且能熟练操作计算机,美术作品得到聊大艺术学院一位老师的肯定“造型很好,注意比例”。为了使这几年练就的文化及美术功底转变成为技术,他报考了2010年1月份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的自学考试
  三位保安抬着他进了自考考场
   2009年12月上旬,石峰川拿到了2010年1月份考试的自考教材,这时距离考试只剩一个月。“每天都看到夜里1点多,催他好几次才睡下。”石峰川的父亲石佃霞告诉记者。
   2010年1月9日、10日是全国自学考试的日子,石峰川被分在聊城市区的文轩中学考点。考试是下午进行,石峰川在早上7点多就离开了家,父亲用轮椅推着他,一路打听,提前5个小时把他推到了考点。来得太早进不去考点,父亲陪着他在文轩中学西边的小桥旁看了一上午的书,“脸被风吹得生疼,考完试我就感冒了”。
   下午1时开始进场,考场在5楼。石峰川原想让父亲把自己搬上去,但考点有规定:除考生外,不允许他人入场。还有十几分钟就开考了,他还在考点外,“这时几位上了年纪的保安过来了,得知情况后,二话没说把我连轮椅一起抬进了考场。”
   48岁的高明、46岁的夏玉国和62岁的赵广思,就是他们3人在9日、10日两天的考试中抬着石峰川进出考场,“不能耽误这孩子考试。”3位保安纷纷表示,通过两天的接触发现,石峰川乐观、懂事,还爱学习。
   “看见那么多好心人帮助我,报名的时候市招生办也特殊照顾我,父亲也被感动了,原来他不是很支持我参加考试。”石峰川说,回来后父亲告诉他,即使这次成绩不理想,下次还来考。
  想当动画设计师,自己养活自己
   “ 我现在必须多练习画 画,力争尽快提高自己的色彩感觉。”石峰川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如果公共课能顺利通过,下一步就开始学习视觉传达设计方面的专业课,需要上机操作。”说到这儿,石峰川的目光落在那台早已不能使用的电脑上,那是2006年他给省慈善总会写了一封信后,省慈善总会给的电脑,“虽然只用了一年半,还是让我学会了不少东西,以后学专业课时,最起码能很快上手。”
   他抽屉里有临摹的厚厚一沓近一尺高的绘画作品,《断臂大卫》、《蒙娜丽莎》等绘画经典都是他临摹的对象。石峰川直言,其实这两天他很担心考试成绩,怕让帮助他的人失望,“我只想练好画画,最好能办一次画展;最起码也得做一名动画设计师,能够让自己独立、有尊严地活着。”

“玻璃人”小石参加全国自考

22岁的石峰川是聊城市东昌府区堂邑镇西关村人,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下肢骨质疏松,他成了一名身高不足1米的“玻璃人”,因身体不便,他小学二年级告别学校,但凭着自己的努力,他自修完中学课程。近日,酷爱美术的他参加了视觉传达设计专业自学考试 ,“我一定要通过学习,做一名动画设计师,来养活自己。”
   小学没念完的他自修中学课程
   “到现在,我也忘不了那天离开学校的情景。”13日上午,石峰川告诉记者,1997年堂邑西关村小学合并到北关小学,离家远了,常人走路最快也需要十几分钟,当时自己没有轮椅,只能用一个磨得没了腿的小凳子支撑身体走路,“如果去新合并的北关小学读书,放学后,回家吃饭都来不及。”最终,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即将被拆迁的西关村小学,辍学在家。
   “我以后怎么办?我的明天在哪里?爸妈早晚有一天会离开我的”,辍学在家后,这是石峰川问自己最多的问题。“直到2000年我才明白,我得学习,只有通过学习,掌握一门技艺才能改变自己的现状。”随后,石峰川开始一边恶补小学至初中的文化知识,一边发展自己的专长——学美术。
   如今,石峰川学完了中学的基本课程,并且能熟练操作计算机,美术作品得到聊大艺术学院一位老师的肯定“造型很好,注意比例”。为了使这几年练就的文化及美术功底转变成为技术,他报考了2010年1月份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的自学考试
  三位保安抬着他进了自考考场
   2009年12月上旬,石峰川拿到了2010年1月份考试的自考教材,这时距离考试只剩一个月。“每天都看到夜里1点多,催他好几次才睡下。”石峰川的父亲石佃霞告诉记者。
   2010年1月9日、10日是全国自学考试的日子,石峰川被分在聊城市区的文轩中学考点。考试是下午进行,石峰川在早上7点多就离开了家,父亲用轮椅推着他,一路打听,提前5个小时把他推到了考点。来得太早进不去考点,父亲陪着他在文轩中学西边的小桥旁看了一上午的书,“脸被风吹得生疼,考完试我就感冒了”。
   下午1时开始进场,考场在5楼。石峰川原想让父亲把自己搬上去,但考点有规定:除考生外,不允许他人入场。还有十几分钟就开考了,他还在考点外,“这时几位上了年纪的保安过来了,得知情况后,二话没说把我连轮椅一起抬进了考场。”
   48岁的高明、46岁的夏玉国和62岁的赵广思,就是他们3人在9日、10日两天的考试中抬着石峰川进出考场,“不能耽误这孩子考试。”3位保安纷纷表示,通过两天的接触发现,石峰川乐观、懂事,还爱学习。
   “看见那么多好心人帮助我,报名的时候市招生办也特殊照顾我,父亲也被感动了,原来他不是很支持我参加考试。”石峰川说,回来后父亲告诉他,即使这次成绩不理想,下次还来考。
  想当动画设计师,自己养活自己
   “ 我现在必须多练习画 画,力争尽快提高自己的色彩感觉。”石峰川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如果公共课能顺利通过,下一步就开始学习视觉传达设计方面的专业课,需要上机操作。”说到这儿,石峰川的目光落在那台早已不能使用的电脑上,那是2006年他给省慈善总会写了一封信后,省慈善总会给的电脑,“虽然只用了一年半,还是让我学会了不少东西,以后学专业课时,最起码能很快上手。”
   他抽屉里有临摹的厚厚一沓近一尺高的绘画作品,《断臂大卫》、《蒙娜丽莎》等绘画经典都是他临摹的对象。石峰川直言,其实这两天他很担心考试成绩,怕让帮助他的人失望,“我只想练好画画,最好能办一次画展;最起码也得做一名动画设计师,能够让自己独立、有尊严地活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标签:
本文编辑:admin
免责申明:以上内容仅代表原创者观点,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高校信息网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由此产生的后果与高校信息网无关;如以上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将会及时处理。
相关文章
推荐图文
“证券从业资格证”证书样本
“证券从业资格证”证书样本

证券从业人员资格考试是由中国证券业协会负责组织的全国统一考试,证券资格是进入证券行业的必备证书,是进入银行或非银..

高校列霸王条款录取通知书“不提前交费就不录取”
高校列霸王条款录取通知书“不提前交费

8月6号收到录取通知书,10号就要把学费交上,不然通知书就作废。日前,海南省临高县的准大学生小陈遇到了一件怪事,自己..

站内搜索

推荐内容

更多>>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