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位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人教育 > 文章正文

考研——一个法硕生的三天两夜

考研

  • 更新时间:2009-11-11 09:43
  • 来源:国信成人教育
  • 整理:陈老师
  • 点击:
内容提要:
    考研——一个法硕生的三天两夜 三百七十天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考研场上挣扎极限。 我是在大连读的本科,于东北财经大学——一所国内财经界颇具名气的财经院校学习国际会计专业。会计学院是我们学校实力最强也是最好的院系,而我念的国会专业也应是学校最好

考研——一个法硕生的三天两夜
 
 

  
  三百七十天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考研场上挣扎极限。
  我是在大连读的本科,于东北财经大学——一所国内财经界颇具名气的财经院校学习国际会计专业。会计学院是我们学校实力最强也是最好的院系,而我念的国会专业也应是学校最好的专业之一。但这个专业好像并非我所愿,去年的就业形势不错,而我虽然在班里成绩平平,但找一份还可以的工作是不成问题的。
  
  但我想考研,这个年头在高考以后便已萌生在我的脑海之中。当时因为高考的失常发挥,考出了整个高三水平最差的一次,连重点线都没上,因此,心里一直以来便有不甘心的感觉,就有想要考研的念头。
  大学四年,这个念头由于种种原因在我心中变幻了几次,最终在大三时确立了下来。最初,想考的是本校本专业的研,因为不知道考研还可以跨校跨专业报考,但到后来转成了人大,专业还是会计。人大在我们学校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声望直追北大,清华,特别是会计专业,国内最好的就是人大和厦大,接下来就是上财,再就是我们学校了。
  我当时之所以想报人大,原因是看了一本书,一群哈佛MBA99年毕业的中国人写的介绍在哈佛学习生活情况的文章合集,记得那是在99年冬日,我在图书馆四楼无意中发现这本书,一口气将它读完,便即热血沸腾,涌起一股想挑一个好学校拼一次的冲动,觉得一生过的平平稳稳的我也应该为自己的命运搏一把,也不枉此生。
  
  另外,当时可能还因为小小地经历了一次感情上的挫折,情郁于中,须得找个方式泻之于外吧。结合几个因素,也就自然而然地挑上了人大。
  
  记得00年4月份我把一整套人大会计学的白皮书教材搬回宿舍时,引起了整个宿舍兄弟们的好一阵冲动和惊呼。的确也是,当时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考上,因为当时人大的招生简章上写着只招7人。但我还是要试一试。
  之后便是上自习、看书,迷迷糊糊就到了7月份,去北京,上考研班。我报了政治和数学。还记得那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我居然排在倒数两位,甚是郁闷,而且究其原因,好象还是专业课(同样也是考研专业课)拉了后腿。不过幸亏马上就给火车拉到了北京去,没来得及继续郁闷下去。
  
  在北京,整个一个感觉就是除了感受了一下那里的考研气氛,外加到仰慕已久的祖国的首都长了点见识,其他别无所获。至于可能从左耳朵听到的一点点东西,在8月份回家呆了一个月后,全从右耳朵里跑了。 另外,这次回家还产生一个最重要的后果,直接改变了我考研的方向。
  
  具体原因不细说了,反正一个是数学不好,到北京听了一个月天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我发现自己不是对会计太感兴趣。总之,回校以后,我下了决心,转考法律硕士专业。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2000年9月4日,我作出决定后,打电话告诉了家人。
  
  我有一个好朋友,和我同班,他从3月份开始准备考法硕,已经半年了。临阵易帜,是兵家之大忌。我找他商量,他说了一句话:“你从现在开始考法硕,虽然希望不是太大,但也比考人大的会计大那么一点。”
  我当时就有一种豁出去的悲壮感,但豁出去以后,虽几经挫折,几经犹豫,却最终也还是没回头。
  我们俩,还有本系另外一位考研的同学,在外面租了间屋子,一直住到考研结束。法硕专业课教材是16开的,七八百页,我打算每天看三十页,再做相应的习题,争取在10月底之前看完第一遍。开始一段时间还行,能坚持完成专业课以及英语和政治的复习计划。但过了不到一个月,各种莫名其妙的因素的干扰就使得自己不能按时按量完成计划了。那时侯,心理的压力很大,总觉得自己的竞争对手比自己复习早的多,也好的多,因此人就会莫名其妙的烦躁。结果直到近12月份,我才完成第一遍专业课复习,但一遍下来,也还是模模糊糊的没什么印象。而政治、英语复习也不尽如人意。我几次都有想要放弃的感觉。这里我特别要感谢我的那位好朋友,是他一次又一次次帮我缓解心理压力,催我重新奋起。
  他复习的比我好,人比我聪明,又比我用功,这同时也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同时又在激励着我。
  11月初,考研报名的时候,他在报名表北大、清华两所学校面前徘徊了许久,一直到了最后一天报名截止日期的一刻,他最终选报了清华。
  
  我是浙江人,想考回南方,因此在复旦、浙大两所学校间也举棋不定。我觉得浙大相对容易些,但浙大的文科是原先杭州大学的,作为本省人,我自然知根知底,而且我的好友选报的清华也给了我不小的刺激。后来和朋友说笑话,当时看报考法硕的人成千上万,汹涌澎湃,如长江滚滚,又如黄河泛滥,便觉考不上,但想,反正都是死,不如挑个名气大点的,于是就选了复旦。
  之后的日子越来越紧,而乱七八糟的事情好象也越来越多,我给自己订的计划也就越来越难完成,心情也就越来越糟,而又影响到了学习上,形成了恶性循环。
  我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了信心,可能与我有同样感受的人也不在少数吧,反正考研阵营是在逐渐变的单薄,而随着周围同学找工作热潮的出现,,我也不禁有些随波逐流了。我化时间COPY了份简历,出去浑水摸鱼,居然也找到了份工作。
  从10月下旬开始,我们就很少去上课了,对这个,老师还是比较理解的。但最后我们这学期的七门课却只能缓考三门必修,还有四门选修课不能缓考,整整耗了最关键的12月下半月的大半时间。
  面队现状,我心乱如麻,惨淡经营。一月份开始到十号之前,我勉强打发自己看点书。而这时,我们邮购的北京考研班的冲刺资料也寄来了,但我仍然有想要放弃的感觉。
  考研前的的四五天,我居然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说。
  去年的考研日期是13号。11号晚上,望着窗外纷纷扬扬自由自在飘洒的白雪,我突然有一股想要放弃的冲动,这个念头一上来,早已给折磨的筋疲力尽的我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平静祥和的感觉,尽管内心深处可能有一些隐隐的不安,这就是我的心境。
  当时有一种感觉,要是摆脱这种为了考研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感是多么的令人心情舒畅。
  我半开玩笑地对好友说:“我有点不想去考了。”他愣了一会,显是不太能相信我所说的。
  他极其严肃地对我说:“不管怎样,你必须得坚持下来。”接着,又半开玩笑的接道:“要不,我就看不起你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让他看得起我,反正,同以前一样,我又最后一次扛起了考研这套沉重的枷锁。
  还是默默地站在窗前,还是默默地看着窗外飘扬的大雪,我突然就被自己最后拼一把的激情给燃起了。
  我打算三天两夜不眠来对付考研!
  因为我的专业课还没有背熟,我只能这么赌一把,彻夜不眠来把整本书背一遍。
  我的计划是12号晚上早睡(11点,再早了也睡不着)。13号考完英语和政治,立即回来攻读专业课,争取在12点之前看完民法,再从12点看刑法直到天亮,然后去参加8点半的考试,11点半考完回来后,还有两个钟头再过一遍民法,然后赶去考民法,等5点钟考完后,再回来睡两个钟头,然后看法律综合课直到天亮,最后8点半考3个钟头的试。
  我曾经有过,相信很多人也有过整夜不睡的记录,但我以前那是看金庸,而且第二天白天肯定得补觉;象这样头一天晚上就不一定睡塌实,第一天白天考试精神紧张了一天,晚上又彻夜不眠,这还好说,但第二天的专业课考试我就没有把握一定能撑的下来了,而最要命的是当天晚上还有整三百页的课本在等着我,最多只能睡两三个钟头,因为我对这部分的内容最是陌生,得多花点时间。而第三天的那一门考试,我会怎样,那也只有上帝知道了。
  而事实上,当我真经历下来以后,就是到地狱里走了一趟的感觉。
  以这种不要命的方式应战这么重量级的考试,我绝对没有把握,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会中途脱链,但我别无选择。当然,这也是由法硕专业课考试的性质决定的,它大部分还是记忆性的东西占多数。这才给了我有赌一把的机会。我知道,赌了,我还有至少一半的机会,要不赌,那我就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在这最后关头,我突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我要用最后的本钱赌上一把。而说实话,我的身体的本钱并不怎地,上高中的时候,我是三百多个新生里第一个因病休学回家的。而到后来,我虽然锻炼时候多了些,但底子也还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12号,依然是大雪纷飞。白天狂看了一天的书,中间下午我们抽空打的去看了考场。晚上平时不到2、3点不熄火的我们也破例11点就躺下了。尽管经历过千百场考试,有着丰富的应试经验,但还是因为紧张,我没有睡好。不到六点就醒了。
  8点半考试,我们一行3人8点出发,10分钟后到了考场。
  考场是一幢教学楼,立在一个小山坡上,颇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它是封闭着,不到开考不放人的那种。
  我们到的时候,楼门正打开,一批批考生正在举牌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按考场次序往里进。我抬头一看,正赶上我那个考场的考生进门。我抬腿就跟了进去,运气还不错。
  那时是大连那阵子最冷的几天,足有零下二十多度。要是不刮风,只是干冷,那并不算什么,但如果刮起大风,那可真是棰心刺骨。而冬天去过大连的人都知道,那时候的海风是很有名的。
  有一年冬夜,我们寝老大上自习回来,刚一出教学楼门,只听呼的一声,眼镜就让风给刮跑了,找都没处找,只得摸黑回来。还有一次,刚下过雪,路上结了点冰,我们寝老三在一道有斜度的道上走,忽然一阵狂风刮过,吱溜溜推的他在坡上滑了二十多米,幸亏他抱住了一个只顾蒙脸低头往上走的小子,缓冲了一下,要不我们见着的,可能就不只是他后来紧紧攥在手里的破眼镜了。
  后来我在火车上碰着一位中年妇女,她是大连人。我们聊起来的时候,我说:“今年1月份考研的那几天真是我在大连呆的四年里碰上的最冷的几天。”她的回答是:“不要说是你在大连只呆了四年,就是我在大连住了四十年,也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冷的天。”
  说来也怪,在我人生目前为止所有有点分量而不得不参加的考试,从小学升中学,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全都是雨天,而有意思的是考试一旦完毕,雨天也即刻停止,决不拖泥带水;现在,考研的时候,空中却也是下了大雪,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再象以前一样的巧合。
  言归正传,大连地区报考复旦法硕的可能就我们考场里第二排的五个人,后来才知道,上了四个,我坐在最前面,45度角对着门,很是不爽。那天考英语,前面的词汇难得要命,偏生我旁边的一位又在稀里哗啦的乱翻试卷,我还没做完3道题,他就翻过一页,不到一个小时,他就交卷了,监考老师过来又是一阵忙活,闹的我分了不少心。
  下午考的政治,暗色的感觉映着考场里多出的几个空位,到是很协调。
  接下来就是最致命的专业课了,为了调整情绪,我考完政治,没有直接打的回去,而是迎着风雪走回学校,在满是积雪的操场上狂奔了几圈,直到把自己累的气喘如牛,才回住处。
  真正的决战开始了。
  我从晚上六点半开始背民法,一直到凌晨一点多钟,终于完成了二百多页的民法。擦了把脸,又继续狂攻刑法。哪天晚上,我状态奇佳,简直就是达到了半年以来的颠峰状态。头脑极其清晰,过目不忘。我的好友也和我一样,在进行这最后的冲刺。但他没我这么疯狂,好歹在凌晨时还睡了两三个钟头。我一直精神抖擞,台灯热的发烫,屋里的暖气也正旺,而我的目光更是炯炯有神。但当早上第一缕天光照到我的桌上时,我忽然感到有些困了。早上8点,屋里两个人喊我出发,我匆匆扫完最后一页,强打精神收拾东西随他们出发。
  当下了出租车,走在路上时,皑皑白雪映在我的眼中,我猛的感觉大脑在强烈痉挛,自发地剧烈收缩,刚背进的东西全都给裹在了里面,就象被锁住的电脑,根本就调不出东西来。我开始惊慌了,有些后悔,心想,要是昨晚上睡一小会儿好了,我苦笑的走进了考场。坐在考桌前,拆开试卷袋,扫了一眼上面的题,感觉不难,内容也挺熟悉。但大脑就是不转,记忆象被用绳子捆着似的,恨不能把手伸到脑袋里去把它解开。
  “过一会会好的。”我宽慰自己,把自己的头放在考卷上趴了会儿,一边在“一、二、三。。。。。。”的数数给大脑做放松操,一边求老天保佑抽筋的大脑能放松下来,让我好好的把东西捞出来。
  过了一刻钟,感觉稍有好转,便赶紧起身做题,填空题里有一道极简单的关于“外交豁免权”的,我平时是背的滚瓜烂熟的,这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最后也没想起来,这便是一夜无眠的直接恶果,这两分丢了,我到现在还感到可惜。
  做到选择题时,答题纸上写着的要求是:答案须用钢笔或圆珠笔涂黑,用铅笔者无效。不由苦笑了一下,出卷委员会倒是挺能折腾人的,肯定有哪个粗心鬼要倒霉了。我趴一会儿,答一会儿,磨磨蹭蹭把题答完,时间还剩下15分钟。
  我是随着打铃声走出考场的。路上想这么简单的题,我那好友应该答的不错,谁知回到住处,一开门,见到的却整个一个处于崩溃边缘的人。“我完了,选择题得用钢笔涂黑,但我昨天政治考试的选择题是用铅笔涂的,这下全完了。”我心里不由一惊,但马上回过神来。我从高中以来就养成对选择题的要求看的特别仔细的习惯。昨天政治试题的中选择题的要求我记得非常清楚,要求用铅笔涂在答题纸上,而今天却的的确确要求用钢笔或圆珠笔。我马上向他解说明白,并且拍着胸脯保证我向他所说的全无虚言,决非为宽慰他而编造。他当时死里逃生的表情我至今还历历在目,只见他的神情由惊愕转为狂喜,冲到电话机前,抓起电话便往家里拨:“妈,刚才弄错了,刚才告诉你的昨天的考试用笔没有错,选择题是用铅笔涂的,太好了。接下去的考试我一定会好好考,你放心。。。。。。”
  等他放下电话,长吁一口气,才说:“上午好险,我一拿到题,刚一看到选择题题目要求,就以为自己完了,心里凉到了底,要不是有入考场半小时内不许离场的规定,我肯定当场把卷子一扔,抬腿就走。后来我就在那里等,准备半个小时后离场,无聊中拿起试卷翻看,寻思着体这么简单,反正闲着也闲着,就顺便把题给做了。”
  我心里也是紧的一颤,两人于是长吁短叹了一番,结果耽搁了点时间,我没有按计划把民法再最后完整的过一遍。这个遗憾在我下午考试遇到有十多分的题的内容是我在出租车里匆匆翻阅教材最后一部分时看到却因为没有时间而未能予以关注时竟变的如此的强烈。我当时已是极其混乱的头脑里忽然闪过一道直觉:很可能这几分就会改变我的命运。而事实上要不是学校后来扩招的话,这个直觉也几乎就成了事实。
  于是,就有了15号上午8点半最后一门考试开始后,我却站在雪地里最后翻看了二十分钟书后才匆匆奔进考场的这一幕。
  其实,第二天也就是14号晚上才是真正最难熬的。我本打算从6点钟睡到8点半后起来学习。但事实上却是我一躺下便头疼欲裂,根本就睡不着,才七点多就起来了。我和好友两人一个房间,二人二灯,一张大床,看会书累了便躺下歇会儿。这时候,我就是有了一千米跑中遇到的极点的感觉,恶心、想吐,生理反映开始出现。但就是这样,一步步熬到了深夜,熬到了东方出现了鱼肚白,熬到了在试卷上画上最后一个句号,熬到了走出考场,铃声在背后响起,熬到了11点半,熬到了终点,我和他两个人。
  而飘飞的大雪却也早已停下,阳光普照了大地。我还是没摆脱那个规律。
  等回到住处,躺下准备好好歇会儿时,我的头、胸都有一种要被撕裂的感觉,呼吸也变的困难起来,直到第二天我看镜中的自己,也还是憔悴得不敢相认了。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差点都以为自己和这场考试的预期一样,完了。但最终我还是活了过来,考研也是一样。
  当天晚上,收拾东西忙碌到了凌晨一点多,已经是16号了,我要乘早晨8点的飞机到杭州。机场有提前半个小时不许入场的规定,我定了6点的闹铃,但直到7点10分,我和好友才不约而同地几乎同时醒转。
  毕竟飞机也还没有误点。
  当我之后于3月初得知我的分数以及月末得知排名时,绝对是一种由天堂下地狱的感觉,358分,第73名时(复旦的招生名额是70人),而在4月初被一个扩招至将近120人的电话重新提回天堂时,我却似乎再也体味不到心中的狂喜,而只是轻轻地放下电话,只觉一抹如释重负的感觉弥漫在我的胸中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标签:
本文编辑:admin
免责申明:以上内容仅代表原创者观点,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高校信息网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由此产生的后果与高校信息网无关;如以上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将会及时处理。
推荐图文
“证券从业资格证”证书样本
“证券从业资格证”证书样本

证券从业人员资格考试是由中国证券业协会负责组织的全国统一考试,证券资格是进入证券行业的必备证书,是进入银行或非银..

高校列霸王条款录取通知书“不提前交费就不录取”
高校列霸王条款录取通知书“不提前交费

8月6号收到录取通知书,10号就要把学费交上,不然通知书就作废。日前,海南省临高县的准大学生小陈遇到了一件怪事,自己..

站内搜索

推荐内容

更多>>

热点内容